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记个脑洞

现代paro 作家白和医学生鹊


“那个,如果方便的话,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女人坐起身说到,毫不在意自己几乎整个上半身都暴露在了空气中,语气是他意料之中的小心翼翼,带着某种他极力避免的期望。

他回头,蔚蓝的眼里是混着礼貌和疏离的薄冰,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淡淡的笑意,那笑居于礼貌和暧昧之间。他理了理衣领,将脖颈上淡红色印记遮住,慢慢地走到女人身边,微微俯身,右手自然的搭在了女人裸/露的肩头,缓缓下滑,感受着他手下身躯的颤抖。霓虹灯光穿过窗户洒进房间,给女人赤/裸的身体镀上了一层彩色,而他的手也像是被这层镀金所染,带上了同样的彩色。他低头,像是要亲吻女人,平日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半睁半闭,配着昏暗的灯光愈发显得暧昧不清。女人也像是受到蛊惑一般,抬头将自己的唇送了出去,可就在两唇即将相碰之时,他却主动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嘴角依旧带着他标志性的笑。

“到此为止了,小姐。”
他说道,一字一句,斩钉截铁。
“贪求过多可不是好事。”

暧昧的空气随着他的话语渐渐冷却,他迅速起身,打开房门,头也不回的离去。






李白是个完美又可悲的人,他的完美在于每个人都能从他身上找到他们所要的一部分,而他的可悲之处在于没有人想要真正的他。
人生就是一场盛大的演出,李白作为演员无疑是出色的,可是八面玲珑的面具戴久了,大概他自己也忘了面具之下的自己是个什么模样。
所以他不会恋爱,他会有无数的情人,不论是男人女人,也不论成人少年。并不是不想,而是不想再去扮演对方心目中的理想的自己了。
有人说他肆意张狂,有人说他风流潇洒,还有人说他拘谨严肃,可是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谁也不知道。
如果你要问他,他大概会说,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连自己原本是什么样都忘记的可悲的人罢了。






他是在那家酒吧里认识秦缓的。那时秦缓穿着和这酒吧氛围格格不入的白大褂,规规矩矩地端坐在吧台前,手里捧着一杯看上去像是牛奶的乳白色液体,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手机,时不时抿上两口,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和酒吧腐朽的空气不同的不谙世事的气息。他眉目淡淡,五官端正,带着典型的东方人的特征,不算帅气,但也能称得上清秀。他的眼睛令人印象相当深刻,那是一双颜色极深的眼,细看似乎带着点黛紫色,清亮透彻,平静无波,像是极深的湖。

有点意思。李白想,他喜欢那双眼睛,于是他晃了晃酒杯里的酒,向那人走去。




基本设定大概是这样,很会撩但是不会爱的白白和有写闷并且不撩则已一块惊人的鹊鹊的故事,he肯定,大概是傻白甜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