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存个西欧paro

想写西欧信邦……也是大三角的那种,德古拉伯爵+教廷特使*圣殿之光的那种大三角,当然德古拉我想让他单相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会私带好多杂货,白鹊之类的。


信邦部分


“听说了吗?首都新来了一位爵爷,和我们的圣殿骑士长得一模一样呢!”
“啊?真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是啊,当然是真的。据说啊,这位爵爷容貌与圣殿大人无异,但是出手那叫一个阔绰哩!据说他每周都会在自己的宅子里举办舞会,那热闹的氛围,隔着两条街都能感受到呢!”



“你听说了吗?”
窗前的男人微微颌首,但目光却依旧流连在盛开的花丛间,他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手指轻轻拨弄着那不懂事的攀上了窗沿的花朵。
“特使大人怎么想呢?”他看似不经意的问道,手指慢慢下滑,轻柔地抚弄起花朵的茎部来。他的尾音微微上挑,带着些许揶揄的味道。
“属下不知,还请大人指教。”银发的特使恭敬地低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特使的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那如同恋人般在花茎游移的手指猛的用力,伴随着轻微的啪嚓声利落的掐断了花朵娇嫩的茎部。那花朵完整的被年轻的骑士捏在了手上,微风轻轻吹动他金色的额发,像是泛起涟漪的金色湖泊。
他走到一直跪着的男人面前,蹲下身,将那花朵轻轻地夹在了男人衣物的夹缝中。他伸手,捧起了特使的脸,蔚蓝与蔚蓝碰撞,他盯着特使的眼,依然是笑着,说到:
“你知道的,你永远是我最勇敢的下属,我相信你的能力,”
“所以去吧,去帮我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拍了拍特使的脸,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哦,对了,”他像是想起什么地回头,望着仍然跪着的特使,说到:
“万一真的发现有什么问题,记得斩草要除根。”
尾音依旧是上挑的,带着不可预知的残忍与阴暗,悄然融入了这春日的空气中。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韩信。”



双邦部分


他看着和他容貌几乎一模一样的那人。
那人正在空无一人舞池中伴随着华尔兹慢慢起舞。他搂着他那个明显已经陷入昏迷的舞伴的腰,或推或就,或摇或旋。他每一步都像是经过周密的计算,力道的把握无懈可击,男性特有的力度美与典雅在这支舞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银色的头发在月光的倾注下散发着淡淡的珍珠的色泽,红色的眼半开半闭,嘴角上扬,抿出一个微笑的弧度。他似乎是完全沉浸在了这支舞里,脚步越来越快,舞也越来越激烈,动作渐渐快到肉眼无法捕捉的程度——

———一切停止又开始于最后的踏步。

伴随着那一声清脆的踏步声,舞厅的墙壁迅速的剥离,露出了里面黑褐色的墙体,地板也渐渐腐朽,暗红色的裂纹浮现,四处蔓延如同充盈着血液的血管。

而那人仍站在舞厅的中央,以一个轻柔的动作结束了这支舞,而异变也在这一刻完成,舞厅整个都扭曲起来,他只能紧紧贴着离自己最近的门,在脑中不停的计算着夺门而出的可能性。
那人像是没有注意到他一般,亲昵地挑起他怀中沉睡的少女的一丝头发拿在指尖把玩。而那少女却以惊人的速度衰老了下去,原本娇嫩的皮肤迅速的干瘪了下去,头发也由乌黑渐渐变得苍白干枯,直到完全脱落。

最后,那位妙龄少女变为了一具干枯的骷髅。

那人温柔地抚摸着骷髅光洁的颅骨,嘴角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他开口,用不大不小但是却刚好能让骑士听到的声音说道:“抱歉美人,今天我来客人了,我不能陪你了。”



修罗场(信邦+双邦)

“恶魔。”骑士朝地上啐了一口,不屑于多给德古拉任何一个表情。
“恶魔?”那人却是笑了,用力踩上已经瘫倒在地上的骑士的脸狠狠蹂躏“被像狗一样躺在地上哈气的人这样形容还真是没有说服力啊,啊,对了,我忘了,你不本来就是教廷的走狗吗?”
骑士趁着这个空隙一把抓住德古拉的脚踝,用尽全身力气将德古拉从他身上甩了下来,他抓住掉落在一旁的长剑勉强稳住身形,毫不在意地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脸上依旧带着挑衅的神情。
“狗?那么你们呢?吸血水蛭吗?那种没脑子的软体动物真是符合你们的形象。”
“你也只不过能在嘴上讨到便宜,”德古拉说道,他大概是轻敌了,不然这个小小的骑士根本无法从他脚下逃脱。他伸手,血红色的长剑在手中慢慢成形。黑色的骨翼缓缓张开,骑士眯了眯眼,明白这家伙要来真的了。


“吸血鬼们,你们的末日到了。”


银发的特使从天而降,那闪亮的银枪毫不犹豫地朝着德古拉刺去。德古拉也是反应极快,横剑挡住特使的一击后迅速地朝还未落地的特使劈去。白色的法阵在特使的脚下闪现,代表着圣洁的魔法文字将特使团团环住,骑士的身影在法阵中出现,他持剑,挡住了德古拉的一击。
“你的对手可不是一个人,德古拉伯爵。”
骑士笑着,笑容里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自信与骄傲。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