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贤王咕哒】幕后黑手


1.本文是代发,艾特一下太太@楠泽泽泽 

2.这是太太上交给组织的作业@一叶定樱 @「深渊.」 

3.以上











“我带回来了一个十分有意思的东西。”



藤丸立香的视线从书上移开来,叼着饼干抬起头,梅林站在门口笑眯眯对上他疑惑的眼神,晃了晃手上被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伴手礼,放到了少年御主的面前。


“觉得该给你看看,就向人要了一本带过来,”他眨眨左眼故作玄虚,“最好是趁没人在的时候打开——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嘛,不是你想的那样哦。”


这话落到一旁两位女性的耳里听起来又是另一番解释,粉发后辈眉头一皱立马做出反应冲到了自家御主和梦魇中间摆出警戒架势,她鼓着脸气势汹汹瞪向花之魔术师,用眼神控诉着不要给前辈看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安娜也阴着脸收紧手里的武器,眼神凶恶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克制不住朝梅林挥去。两人的赶人之意溢于言表,花之魔术师无可奈何只能撇撇嘴举手撤退,走之前没忘记把东西硬塞进藤丸立香手里。

“看看吧,一定出乎你的预料。”

他笑得暧昧又富有深意。




“前辈,我还是觉得不打开比较好,”玛修认真分析,“这应该不是什么和前线情况相关的东西,梅林先生分明就是在期待什么事情发生——”

“而且还让你一个人的时候才打开,”安娜接过了话头,“是因为我们在的话他不方便对你施什么咒语吗?不管怎么说,从他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来看百分百不是好事情,果然刚才还是该让他尝尝苦头……”

藤丸立香看着桌上那份神秘又危险的东西,抿抿嘴悄悄伸出手,还没碰到就被后辈狠狠打了一下手背。

“前辈!好好听我说话!”

后辈怒目圆睁,相当不满少年试图踏入禁区的行为,藤丸立香倒嘶一口气甩了甩发红的手,辩解的语气带着几分心虚的软弱。

“我觉得应该不会对我有害吧,咱们现在不都是同一战线的伙伴啊。”他皱皱眉毛,“难道你们不好奇这里面是什么吗?”

面前念念叨叨的两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起看看吧?”少年御主谆谆诱导,“没关系,真发生什么事玛修和安娜也会来救我的是不是?”

少女们被这话极大取悦到了,少年乘胜追击,不费多少工夫就换来了两人的一致同意。



“这个是……画册?”

藤丸立香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手上翻页的动作不停。解开包装后印入三人眼前的是一本再普通不过的书,封面简洁得看不出任何不妥,三人因为没朝某些不好明说的方向发展过去这点松了口气,转眼间兴趣又被提了上来,少年回应了两人期待的目光翻开页,凑在一起研究了起来。

“这画的是吉尔伽美什王吗?好厉害,真像啊!”粉发后辈赞叹道,“啊,前辈是不是也在里面出现了?”

“好像是讲的从冥界回来之后的事……这些是神官的记录吗?”安娜疑惑道,“可是一般的记录不应该是这种形式…而且重点也相当偏颇,只有寥寥数语提到了当时的事情,剩下的全是藤丸立香和吉尔伽美什王的场景,这种根本算不上是记录。”

藤丸立香苦笑着同意:“而且这上面也太夸张了,还说我和王去看星星,现在的情况哪有时间看星星………”

他边说边翻到了下一页,一幅星空下跨页亲吻特写瞬间冲进三人视野,藤丸立香倒吸一口气合上了书,室内再次陷入一片寂静,莫大的压力爬上少年肩膀,他明明就清清白白却不知为何还是升起一股子尴尬劲儿来,沉默良久玛修基列莱特清清嗓子小心翼翼地开口,语气七分圆场三分试探。

“前辈和吉尔伽美什王不是……这种关系吧?”

藤丸立香算是明白为什么魔术师要让他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开了,敢情这还是对方难得的善意提醒,是自己没看透抓不住这个机会。


时值冥界风波刚过去,藤丸立香闯关成功带着队友回到乌鲁克的时候,民众欢呼雀跃街道充满活力,举国上下欢庆一天后众人又纷纷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中去。二度从冥界归来的王者对着堆积成山的报告文件脸色更加阴沉,藤丸立香凑上前刚想看看有什么有什么能帮忙的就被提着衣领丢出王者的宫殿,吉尔伽美什不屑嗤笑一声道这些东西你看不懂,与其在这里碍手碍脚不如回你那使馆待命去,数十天的相处里少年早已摸清王者迂回的说话方式,心下明白这是他不坦率的关心后藤丸立香也乐得领下了这挤出来的假期,抱着本史书开起了小灶补习。然而书没翻几页意外就伴着花香袭来,现在他补习是补不了了,要离开也不知道去哪儿,一番折腾下来不知为什么又翻开了那本神秘画册,画里的自己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地向吉尔伽美什说我想与您永远在一起,画外的藤丸立香一脸嫌弃地噫了好几声。

“安静一点,故事马上就要进入高潮部分了。”

安娜目不转睛地抗议,粉发后辈也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藤丸立香睁大眼睛看向两人,满脸被背叛的不可置信。


作为特异点的乌鲁克发展得昌盛繁荣,在贤能王者的带领下经济军事上升到了前所未闻的地步,完善的交易体系促进了物质基础的大幅飞跃,在温饱问题得到解决的基础上民众们也建立起了用货币购买精神娱乐的意识,既然已经可以用货币买薅羊毛的权利,那只是买一本书就更不在话下了。

“是不在话下……”藤丸立感到头隐隐作痛,“我不是不理解买书——我是不理解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面啊!?”

而且另一个主角的出现能被允许吗,这可不是官方刊物吧!?

西杜丽温柔及时做出解释:“法条对文学作品不作过多干涉,旨在鼓励群众的创作欲望激发全民的精神活力,从各种方向上满足人们的欲求与激情。”

“这该死的高度发展社会!”

藤丸立香悔恨地几乎咬碎后槽牙。

“别这么说,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认可啊,”祭祀长笑呵呵打圆场,“根据市场调查报告来看,你和王相关的商品占比已经过了市场总额的一半,问卷调查里也相当受欢迎,真是太好了。”

“一点都不好!!”

少年跪倒在地。


“我还是觉得这种发展比较好!”粉发后辈据理力争,“两人一开始并不信任彼此,通过相处后羁绊也逐渐加深,默契让两人一直没说出口,但爱意却昭然若揭,这爱沉默寡言,却澎湃得胜过一切言语——”

“不,还是一见钟情更有冲击力,”兜帽少女不甘示弱,“玛修你说的这种太平淡了,有多少爱情在日常里消磨成了友谊,如果不一开始就将对方身影印入眼帘独独看他一人,爱情也无从谈起!”

“安娜小姐!你的说法太偏激了!”玛修基列莱特急了,“我知道这种模式非常轰轰烈烈,但这明显不适合前辈和王!他们走的绝对是日久生情路线!”

“玛修!你的视野太狭隘了!”安娜也气呼呼,“没有什么合不合适,爱情不谈合适路线!正是因为大家都觉得是长期作战,突然来一场突袭才会更有效果!我依旧坚持我的看法!”

牛若丸戳戳坐在一旁眼神放空的少年御主,轻声询问:“藤丸立香阁下,她们在说什么呢?”

少年御主面色呆滞地回答:“在探讨我的人生规划种种可能性。”

他凄凉地摇摇头:“我的身边,已经没有同伴了。”


“所以你就向本王来寻求帮助了?”吉尔伽美什调侃道,“这有什么问题?个人有个人追求娱乐的手段,出手干涉就太不近人情了啊,藤丸立香。”

“我不是想出手干涉……”藤丸立香垂死挣扎,“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我该和您在一起,我来给您做个报告都有一群人投来富有深意的眼神,还有人直接找上我说没关系她懂的她们一家都支持我,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她们懂了什么支持什么——我觉得至少这种风气得整治一下……”

少年的悲惨经历换来王者毫不留情的大笑,吉尔伽美什伸手狠狠揉乱他的头发,笑意依旧不减:“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是抵抗不住这种甜美的善意,也是,对少年而言这种玩笑大概是有些过火了……但本王不会插手的,这点你早些死心为妙。”

“为什么啊!”少年不满地抱怨,“这对王也是一样吧,所有人都觉得我该和您在一起,真算起来您也是受害者吧!再这么下去万一我当真了那就更大事不妙——”

“可以。”王者挑挑眉,“本王准了,你尽管当真就好。”

藤丸立香大脑彻底死机了,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王者轻笑一声,手从头顶移到少年下巴摩挲着:“你还真以为现在这种沸沸扬扬的状态是外人一手造成的?作为本王的杂役没点观察力可不行,总是有点什么来推波助澜谣言才能变得这么满城风雨……”

“你猜猜是什么?”






评论(13)

热度(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