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Belife Reconstruction【历史向,文艺复兴背景,恶魔神父史蒂夫*人类托尼,第一章上

前面:这是我第一次挑战历史向和长篇,在动笔之前特意查了一天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历史,我不能保证这篇文章是百分之百还原文艺复兴,但是出于对历史的尊重,我还是想尽力的为大家营造文艺复兴时期的氛围。

当然,这也不是一片纯粹的历史向的文,我在其中混合了一些魔幻的、宗教的元素,比如恶魔神父史蒂夫,比如邪/教和召唤神,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老实说队三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于一种模糊状态,总有一种憋着气发泄不出去的感觉,不仅仅为CP,还因为美国队长这个形象与我之前理解的偏差。原本我想借漫画自我安慰诞生紧接着就出现了全新全异世界的九头蛇队长。我对九头蛇队长并不排斥,某些时候我会觉得九头蛇队长很带感。但我不能接受洗脑这种简简单单的理由,我始终认为史蒂夫罗杰斯心目中的某些东西不是单单的记忆改变就可以抹去的,史蒂夫心中的荣光,不会因为时代变化而变化,不会因为记忆的变化而变化,也许他会短暂的迷惘,犯错,甚至被利用,但我相信,他终究会回到正道。

后来我又补了丧尸复仇者,然后同样的,我在思考,是否因为立场或者身份变化了,人们的价值观和之前秉承的信念就会变化。

我是一个铁人粉,但是越思考我就越觉得史蒂夫罗杰斯这个角色的可贵。我记得很早之前我和谁说过,如果谁站在我面前对我讲大道理我不会有任何的反驳,那就是史蒂夫罗杰斯,因为他自己可以做到,所以我对此心服口服。当然这也不是说史蒂夫就完全是一个伟光正的神人,他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只是比起普通人,他做的更加多一点,说的白话更加少一点,坚持的信念更加坚定一点而已,但只是这样,就已经弥足珍贵。更何况他超出常人的还不止这些。

我相信拥有如此赤子之心的人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会找到自己的信仰与荣光。

于是我看中了文艺复兴,我看中了那场即将引领欧洲走向荣光的运动。中世纪的影子依旧笼罩在荣光之上,而荣光之中的人们,在物质逐渐丰满之后,政治腐败和思想紊乱的问题就慢慢的暴露了出来。

这样的时代需要一个秉持着坚定信仰的人。

可是我不会就这样轻易的将时代引领者的担子交到一个人的身上,即使他是美国队长。所以我想要描绘出一个破碎的史蒂夫,他在时代的缝隙中生存,原本的信仰被彻底打破,新的信仰却迟迟没能建立,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所以我安排了托尼,只有和这个同样拥有赤字之心,并且永远领先于时代的男人,才能承担得起将一个破碎的史蒂夫修补完整的任务。而且我想,安东尼史塔克一定可以在那个时代焕发出和史蒂夫同样耀眼的光芒。

我始终相信,他们会为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我也始终相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会犯错,但他们总会相互引领着重新走向正确的道路。

放眼望去,时间长河中,战乱,腐败,异端丛生,人类似乎一直都在重演历史,一直都在原地打转。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任何时代都需要英雄,任何时代都需要和英雄一样默默奋斗的人民。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一切历史bug欢迎指出,祝阅读愉快。

belife reconstrution

第一章(上).

他们说,他的眼是八月晴空下的爱琴海,又或是梵蒂冈上空的苍穹,闪耀着令人信服的力量;

他们说,他的唇红若盛开的蔷薇,饱满如成熟的樱桃,那唇中吐出的一字一句,都蕴含着无尽的智慧,是圣灵托于人世的福音书。

他们说,他的身姿伟岸,举手投足间透露着优雅与高贵,仿若米迦勒的人间再世,他一举一动都阐释着何为信仰;

他们说,他是上帝的宠儿,他是天神在人间的启示录;

他们赞美着他的容貌,唱诵着他的功绩,歌颂着他的行为;

他们说,语言无法描述他高尚的灵魂;

他们说,他即是完美;

我却对着他们说道:人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母胎的时候,人就有了罪。(1)

“贾维斯,告诉我你手里拿的不是我今天要穿的衣服。”安东尼.史塔克如临大敌地盯着贾维斯手中那件华丽过头的衣物说道。红色的底色,上面用金色的丝线密密麻麻的绣着浪形花纹。这件衣服以鸡心领开口,开口大得足以让他露出里面修米兹绣着精巧花纹的领口;胸处微微鼓起,一看便知里面大概塞了不少棉花填充物。这件衣服在腰部特意的收紧,还用了两层刺绣来保证腰部的造型不会因为衣主的体型而被打乱。安东尼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的肚子,突然觉得腰部一阵疼痛。

“是的少爷,这件普尔波万(2)是现在最受欢迎的造型。”贾维斯微笑着对着安东尼说道。这位管家是来自英格兰王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人(3),总是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容,和与他的彬彬有礼相配的,无可挑剔的礼仪。他的年纪有些大了,淡金色发丝中藏着些许银白,但腿脚还算麻利,也许与他年轻时陪着安东尼的父亲霍华德走南闯北有关。霍华德体恤他,于是将他留在了他在威尼斯的老宅中帮他照看妻儿,同时负责打理他在威尼斯的业务。事实证明,精明能干的人干什么都不会太差。

“但是少爷,如果您继续打着剪开腰部缝线的注意,我就要考虑减少您日常甜品供应了。”这位管家一边将房间里缀着厚厚的流苏的窗帘拉开一边说道,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揶揄。

“不!别这么做!好贾维斯!就,就换一件衣服行吗?”安东尼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球,试图做着最后的挣扎,可是经验丰富的老管家早就熟悉了他的套路,只是轻轻地将被子的一角提起,用力一抖,被子就从安东尼身上落了下来,被老管家鹰一般有力的双手牢牢抓住,无论安东尼怎么扯也扯不动。

“当然不行,少爷。”老管家依旧彬彬有礼地微笑着“今天是做弥撒的日子,必须穿得正式一点,而且夫人还有些事情要去向主的仆人询问。”

“正式不代表我要穿得像只求偶的火鸡,”安东尼将头埋在枕头里闷闷地说道:“而且母亲的正事不就是向那个所谓的神父询问她的身体状况不是吗?”他翻了个身,望着金色的顶账,心不在焉地问道:“贾维斯,为什么母亲不去求助医生呢?”

“因为最有名的史蒂芬.斯特兰奇医生又不知道去哪个地方旅游去了,”尽职尽责的老管家一边将被子整理好一边回答道:“而您知道,普通的医生无法解决夫人的问题,他们建议夫人最好到这儿的教堂去,找那位路人皆知的史蒂夫神父看看。”

是的,那位史蒂夫神父,他的名声响遍整个亚平宁半岛,大到王公贵族,小到乡下人家,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声,即是是非天主教徒和无信仰者,大多也对他的名字略有耳闻。听闻这位神父有求必应,向他祈求神的祝福的人大多都会得到自己所求之物,而偏偏这位神父相当平易近人,以“为平民信徒带来福音”为由拒绝了从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抛来的橄榄枝,选择留在了米兰公国的一个小教堂里,这件事不但没有使他的名声受损,反而是他的名声更盛,甚至一度与德意志王国的那位约翰.施密特教皇被并称为欧罗巴大陆的福音。

“哈,肉体的痛苦无法抹去于是转而祈祷精神的解脱了吗?”安东尼带着讽刺的口吻说道,同时乖乖地让贾维斯将他从床上拉起来,给他换上今天要穿的衣服“可贾维斯,你说那个什么史蒂夫真的像传言中一样好吗?我可听说向他祈祷的人所在的村庄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啊。”他好奇地问道,抬起头让对方将曼特(4)的丝带系好,同时自己伸手将嘎翁(5)宽大的袖子整理好。

“您问这个问题可真是为难我了少爷,”老管家伸手将安东尼腿上穿的肖斯(6)的褶皱抚平,最后站起来审视了一番,满意的点点头。他从身旁的柜子上取下梳子,一点一点的将安东尼卷曲的发丝理顺,同时轻声说道:“我虽然有幸见过那位神父,但可惜我信仰奥丁神(7)而未能和他交谈。我不会轻易评判一个我并不了解的人,但我只知道:人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母胎时,人就有了罪。”

“你知道改用《诗集》里的话是没办法回答我的问题的吧贾维斯?”安东尼不满地瞪着贾维斯说道。

“是的,但是现在您的首要任务是洗漱,享用您的早餐,然后陪夫人一起去教堂。顺带一提,我今天准备了咖啡。”贾维斯直视着安东尼,灰蓝的眼平静如无风的天空。他微微地抬着头,腰板挺得笔直,不卑不吭地说道。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贾维斯。”安东尼睁着他那双剔透的,琥珀似的棕色眸子,皱着眉头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些什么呢?我只是个管家而已。”贾维斯推开了房门“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如果少爷您再不快一点,您就要赶不上早餐的时间了。”

TBC

(1):改编自《诗集》:我是从罪孽里生的。在母胎的时候,就有了罪。

(2):即上衣,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一代流行的男士外衣的款式,有鸡心领、圆领等领口,长袖,腰部很紧,前开口,倒针法缝制,在文艺复兴后期几乎成几何形设计;

(3):普遍认为是今英格兰人的祖先

(4):即斗篷,在文艺复兴时期斗篷慢慢演化为装饰,还会配有专门的风帽;

(5):即外衣,宽袖

(6):即男士的裤子,类似于如今的紧身裤;

(7):在基督化之前,盎格鲁—撒克逊人信仰的是北欧神,虽然提前基督化,但是由于被丹麦打败,建立了北海大帝国,所以宗教上有所影响。设定上面是贾维斯是信仰奥丁神的。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