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梅林咕哒】Dream(一发完)




1.我流二章咕哒,ooc严重;

2.并不是那么轻松的梅林咕哒,以及没有明确说明的恋爱感;

3.如果以上ok的话祝阅读愉快








藤丸立香经常做梦。


人类最后的御主,这个称呼听起来风光无限的。可是他明白这个称呼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责任,沉甸甸的责任。这责任不允许他推卸,即使他连魔术世界的门槛都没有摸过,也只能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承担起这个责任来。

随着责任来的便是繁重的任务,召唤英灵,和英灵磨合以便发挥他们的真正实力,将他们编队外派,还要和caster们一起学习魔术。可以这么说,藤丸立香所度过的每一天,都比大多数同龄人要丰富而忙碌得多。

在这种高压下,多梦实在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而那些梦大多杂乱无章,有时是从空中飞驰而下的法夫纳,有时是咆哮的大海,更多的是迦勒底,他站在鲜红的迦勒底亚斯前,周围是与那球体相映的赤色,即使在梦里他也能感受到那几乎将他皮肤灼穿的热度,那空间是那么安静,只能听见火焰燃烧所发出的噼啪声,他无所遁形,无头苍蝇一般的乱窜想要找到出去的方法,直到火苗慢慢地卷上他的衣服,将他吞没——


然后他便惊醒了,这个梦重复了多少次他便在夜里惊醒过多少次,从一开始恐惧到近乎尖叫到后来习以为常的平静,只是无法再次入睡这一点依旧没有改变。藤丸立香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但不良好的睡眠还是很快影响到了他的日间活动,发呆和走神变得越来越频繁,很快他细心的后辈便发现了端倪,在一长串的测试过后,罗曼医生得出结论:这大概是他和马修一起困在火海之后的心理问题,类似于战争后遗症或者是ptsd之类的毛病。医生叹了口气,他并不是专业的心理医师,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建树,目前他所知的最好的治疗方案是停下眼下的一切工作让藤丸立香休息一段时间,但是时不待人,他们也不能让藤丸立香贸然使用药物,如果形成了药物依赖那么问题会更加难以解决。于是商讨过后他们决定每天晚上让藤丸立香挑选一个从者去他的房间陪伴他,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来缓解藤丸立香的困扰。

出人意料的是,这方案的确相当有效,从者的确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活人”,但作为与藤丸立香一同战斗的同伴,他们所能带来的安慰并不与真正的活人差多少。有人陪伴的安心感逐渐取代了对于只身一人的恐惧感,随着藤丸立香失眠症状的逐渐好转,久而久之,邀从者陪伴他入睡的习惯虽然留了下来,但连他自己都忘了自己这样做的初衷是什么。


而继人理烧却后的人理冻结的当下,当他再次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终于久违地想起了他需要人陪伴才能入睡的初衷。那梦境发生了改变,不同于那灼热的火焰和令人窒息的浓烟,空气里弥漫的是浓郁到让人呕吐的鲜血的气味,他矗立于高耸的尸骸之上,放眼望去,那遍布着宽广无垠空间的尸骸以他为中心平铺开来,一张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带着死亡的灰白,无神的瞳仁带着死气沉沉的恶毒,迸溅着仇恨的毒液。他被这腥臭的味道逼到眼泪直流,条件反射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可皮肤接触带来的触感却是粘稠的,他猛地松开手,映入眼帘的手上沾满了与地面上流淌着的相同的鲜红色液体——


这是诅咒,对于救世主的诅咒,是持剑斩杀恶龙的勇者终究会变成恶龙的诅咒。他并非不能明白异闻带中的生命也是真实的生命这般浅薄的道理,可是他是勇者,是救世主,是只属于地球与人类的被塑造成的英雄,是被英灵们承认的、在他们奋斗开拓的历史上诞生的、属于他们的未来的造物。所以即使会沦为恶龙,他也必须要拿起剑来,哪怕孤立无援,哪怕身负罪孽,他也必须要坚持下去。

“因为我想活下去。”那一天,在存在于时间的界点的神殿之中,他是这么对着盖提亚回答的。可想要活下去并不代表他不明白自己的手上沾上了多少鲜血,这并不是单单的少数多数的问题,也不是什么用正义就能洗刷掉的东西,他必须背负这些走下去,直到他的终焉,或是世界的终焉。


这沉重的梦让他无法安睡,可他也不想对任何人说起,负责对他进行定期身体检查的罗曼医生已经不在了,现在他们人手依然不算宽裕,他不想再为了自己的一点小问题去麻烦任何人。这是他的罪孽,不应当连累任何人承担,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将那些因为睡眠不足所造成的注意力分散和暴躁的脾气掩藏好,不期望也不希望任何人发现他的异样。而他也成功了,这体现在连与他关系最为密切的玛修.基列莱特都没能发现他日益稀少的睡眠。


但是,只有一个人发现了他的异样,那个人就是梅林。


这位半梦魇的魔术师是在第七特异点与他相识之后,从阿瓦隆的妖精塔徒步来到迦勒底的。那时藤丸立香早就不需要他人的陪伴才能安眠,所以他自然也不知道这来自御主的邀请的来源是什么。但也许是梦魇天生对于噩梦的感知能力使然,每当他因为失眠而昏昏欲睡之时,那位花之魔术师总能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用温和的嗓音将半身都浸在噩梦泥潭里的他拉出来。拖梅林的福,在白天他从没能好好的补一次眠,但同时也正是因为梅林,他的失眠症状一次也没被人发现过。


他到到底想要干什么呢?藤丸立香想。他早已知晓这位冠位魔术师在某些方面有着看似通情达理的冷酷,也许他早已看穿了藤丸立香将这些噩梦作为对自身的惩罚而甘之如饴地全盘收下所以故意不做任何的表示,又或者他也并非对任何事物都全然知晓,只是出于好意用这样的行动来委婉地规劝藤丸立香主动向他人求助。


但无论如何,他的默不作声便是对藤丸立香的最大的放纵,他开始在梅林面前肆无忌惮地补眠,毫不掩饰自己被噩梦折磨的紧绷的神经,不知是因为梅林半梦魇身份的缘故,抑或是花之魔术师身上那花朵一般的香气使然,出人意料的,他在梅林身边从未做过任何的噩梦,短暂的安眠令他万分舒适,甚至动了邀梅林与他一同入睡的念头。


——可这是不行的,无人惩罚他,这噩梦已然是他对于自己最后的警醒。他向往安逸,却又惧怕安逸,他害怕自己在沉浸在这安逸之中,彻头彻尾地沦为一头毫无愧疚之心的恶兽。


于是噩梦已然纠缠着他,那梦中的尸堆随着时间的流逝缓慢的腐烂,恶臭的气味熏的他甚至无法站立,这空间是一如既往的晦暗不明,没有任何的光线会照进来,在这梦中呆久了,他甚至觉得自己下一秒也会如同这些尸骸一般的腐烂下去。


但今天确实有什么不一样的,那堆积如山的尸骸中,有微弱的光点在闪耀,他疑惑地站起身,朝着那光点迈出脚步——


——下一秒,他脚下一空,不知何时出现的深渊如同野兽的嘴,将这梦中的一切都吞噬殆尽,他在半空中与那些失去生命的东西一起往下坠去,可正是在这样失重的状态下,他才注意到那半空中飘扬着的细小光点是什么:那是一朵微小的花朵,粉红色的,用和他不一样的速度在空中飘动着,缓缓地向他飞来。


“这可真是狼狈啊,my lord。”虚空之中,有人用熟悉的声音如此说道。


细小的花朵轻柔地落在了他的唇上,而在与他嘴唇相接的那一刹那猛地碎裂成了千万片,如同烟火一般朝着四周炸裂开来。他猝不及防地落地,猛地扎进了花瓣堆成的柔软之中,纷纷扬扬的花瓣蒙住了他的眼,以至于他没能看见那些花瓣是怎样慢慢在空中凝聚成一个人的模样,更没能看到那些花瓣落在骸骨上的一瞬间是怎样瞬间扎根、绽开出一朵朵完整的小花的。他只知道那蒙住他眼的花瓣是怎样渐渐凝聚成为实体,他的眼睛、他的后背都渐渐传来了温暖的热度,那是令人安心的温度,是属于人类的热度,当心脏跳动的声音从他耳畔响起之时,他竟然久违的想要流泪。


然后蒙住他眼睛的手松开了,梅林的脸映入了他的眼中,他的头和半边身子都靠在梅林的大腿上,而花之魔术师跪坐着,带着温和的笑容低着头看着他。他双臂微微弯曲着,手作捧状,而那布满整个空间的花瓣就这么一点一点的从他的手中流出。藤丸立香盯着这突然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的半梦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梅林像是终于满意了一般收回了手,就着姿势拍了拍他的头,微笑着说道:“虽然我一直觉得走路就会开出花朵这样的设定过于夸张了……可是现在看来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处啊,my lord,花朵真是神奇的东西啊,即使是我,看到这些花都会莫名的平静下来呢。”


空间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藤丸立香依然呆楞的盯着那微笑着的魔术师,蔚蓝如晴空的眼因为惊讶而微瞪,晦暗不明的天空不知何时镶嵌上了满天的繁星,若是细细找去的话,甚至能看到银河流过的痕迹。而这星空就这样的撞进了藤丸立香的眼里,蔚蓝被墨色晕染,一颗一颗的星辰在他眼里清晰可见,像是那位童话作家笔下的天鹅湖,而梅林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像是误入湖中的天鹅,带着湖水溅起了波澜,也打碎了这一湖的繁星。


于是梅林在这星空的注视下俯下了身,轻柔地将唇印上了少年的唇。他的动作极轻,温柔地不带一丝情欲,像是在亲吻一朵云,或是在触碰一颗星。他是亚瑟王的老师,亦是注视着王的成长之人,他自然知道骑士的礼仪与誓言是何物,即使他从未言说,举止更是与其相背离,可在这一吻中,藤丸立香似乎窥探到了某种誓言的意味。


“梅林?”藤丸立香试探性地问道,他与魔术师离得极近,眼里满是对方的影子。他并没有在意距离的问题,而是更为关切另外的问题,以至于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你在求救啊,my lord。”梅林依旧是温和的笑着,说道:“你是主人公,我是你最忠实的观众,是你最忠实的拥护者,当主人公需要观众的支持的时候,我怎么会缺席呢?”


“我没有,”藤丸立香无力地争辩道,配合着他枕在梅林膝盖上的姿势相当没有说服力:“我没有向任何人求救。”


坏心眼的魔术师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从容不迫地说道:“是的,你没有,但是你的梦境是不会欺骗任何人的。”他叹了口气,看着不发一语的藤丸立香,继续说道:“我无法告诉你你的所作所为全部是对的,而你否认的那些存在我也无法告诉你他们一定是错的。My lord,您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而有良知的人往往活得并不轻松,因为他们的情感过于丰富;但同时,我也万分庆幸您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因为您的存在,我才能体味到如此之多的美好又苦涩的情感。”


他说着,再次抬起手,任由花瓣从他手中滑落,那花瓣的阴影倒映在少年的眼里,像是有流星滑过盈满繁星的天空。


“我跟您说过吧,我的原则是不干涉,但少年的故事不应该过多地受到梦境的困扰,所以,这一次,我期望您能得到安眠。”


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像是被蛊惑一般的,少年闭上了双眼,他真的是太累了,多日的失眠早就透支了他的精力,耗干了他的精神。他在崩溃的边缘徘徊了太久太久,以至于这片刻的安宁都让他沉醉不已,兴许是魔术师的声音太具有欺骗性,以至于他产生了“就这样睡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念头。


“睡吧,立香,睡吧,my lord。”


不知道何处刮来的风充盈了这个残缺不堪的梦境,花朵随着风微微舞动,远处似乎有隐隐地歌声传来,于是在花与香气编织而成的摇篮曲中,藤丸立香终于沉沉地睡去。梦魇微笑着,抚摸着少年的头发,再次俯身,在少年的额角轻柔的烙下一吻。


“立香,我小小的主人,花之祝福会伴随着您,无论是梦境还是现实,我都祝愿您前路无忧。”










END

评论(2)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