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白鹊] 青莲居山外

给她打call

小竹翩翩然:


*和鸽鸽们搞事来了,超爱你们的。



      山间,刚入夜,万籁俱寂。


      而此时营帐里头正在狂欢,他们今天风风火火地打了一局漂亮的胜战,紧绷的精神也终于得以放松下来。


      李白一见到酒眼都直了,他抱起酒坛,然后带着些许哀求的眼神期待地看向扁鹊,扁鹊被这眼神看得良心一个过意不去。揪不过李白,点点头批准了。


      李白连忙献殷勤,“谢谢扁鹊大人咯!”


      扁鹊看着那人露出了狐狸尾巴,笑了,“剑仙大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玩意提出来的建议,要比酒量。虽然提议很蠢,但是男人们还是经不起教唆,一个个举起酒坛就是仰头往嘴里灌酒。


      扁鹊不是很喜欢喝酒,也不是酒量差,只是他实在欣赏不来那些酒的味道。


      于是他默默地坐一旁剥花生吃,他惦记着李白还没吃东西垫肚子,又给李白装了碗饭放在桌上,等李白喝完酒了过来吃。


      羊肉刚下锅,离熟透还有很久。扁鹊就边吃花生边看着李白和韩信玩猜拳打发时间,结果那李白一出石头,韩信就出布,几场下来不是平局就是韩信赢。


      一群损友都笑李白的手气差,李白也不生气,打了个酒嗝,傻傻地笑了。


      “你们......笑我手气差!你们看,我有笑你们这一群单身狗吗!”


      扁鹊听到这话手抖了抖,手里的花生就差点掉了。


      我的祖宗啊!


      这可是拉起公愤了啊!


      军营里最缺的就是女人,花木兰露娜钟无艳这些女人,发起狠来是比男人还男人。现在军营里别说女人了,就连蚊子,都没一个是母的。平时他们接触的都是男人,还有比男人更男人的女人,上哪儿找对象?


      李白和扁鹊的关系虽然没有挑明,但是个明眼人都知道他们在处对象。


      “他们周围都散发着恶心的粉红的气息,难道你们没有看出来吗?”花木兰之前是这样说的。


      有几个人有意无意地看向扁鹊的方向,扁鹊也不避讳,大大方方地吃了起来,并且无视了喝酒喝傻了的对象的打招呼。


      花木兰一边摸麻将牌,一边悠悠道,“不是人啊老白,有了对象就秀恩爱。”


      貂蝉见这花木兰久久不出牌,急了,“你别管人家秀不秀,你先把牌给我秀出来!”


      李元芳也跟着补刀,“打他!打他!太过分了!”


      接着几人开几句玩笑话就又把这话题给盖过去了。男人们喝醉了就跟大男孩似的,嘻嘻闹闹地打成一片。几个女人围一起搓麻将,见着那群幼稚鬼,只是无奈地摇头笑了。


      扁鹊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一抬头,原来是李白摇摇晃晃地朝自己这边走过来。


      “怎么了?”


      李白往扁鹊身边坐下,接着双手圈着扁鹊的腰,把人往自己身上带,他嗅了嗅扁鹊脖颈,然后把下巴垫在对方肩膀上边。


      “补补扁鹊。”


      扁鹊又剥个花生,往李白嘴里塞,李白自然张开嘴,伸过舌头接了花生。整套动作下来无比自然,透着恋人之间的默契。


      扁鹊被李白吹出的热气弄得脖子痒痒的,他抬手揉了揉李白的棕色头发,满足地笑了。


      李白眼睛直溜溜地盯着扁鹊的笑容,觉得好看极了,并且心里赞了一下自己当初挑对象的目光。


      “鹊啊,想到什么了?笑得那么欢,说出来让我听听呗。”


      扁鹊笑得眉眼弯弯的,“没,就是突然觉得挺喜欢你的。”


      呀!


      神医大人你这个直球打得我没法接!


      李白没忍住亲了一口那人的脸颊,“我也觉得我很喜欢你!”


      他想了想觉得还不够,又补了一句,“从第一眼看到你就这样觉得了。”







评论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