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消夏避暑

群里的深夜六十分活动

短打的很难吃的东西








消夏避伏



教廷特使并不享受夏日的时光,更贴切地说,是厌恶。


教廷的工作是繁忙而冗杂的,像教廷特使这样身份的人,经常需要四处奔波,从一座城池赶往另一座城池。途中丝毫不能歇息,顶着炎炎烈日不说,教廷还硬性规定,神职人员必须身着全套工作装。这也就意味着,特使那一身盔甲,一片也不能少。


所以特使非常讨厌夏日,其厌恶程度,仅次于他对吸血鬼和恶魔的厌恶。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教廷这项规定适用于所有人,连大名鼎鼎的圣殿之光和天堂福音也不例外。天堂福音的衣物看起来就十分厚重,但他是文职人员,并不出外勤。最辛苦的是圣殿之光,他负责教廷内外绝大多数事务,而他的盔甲却是教廷中最严实的,以至于每次特使出完外勤回来,看到圣殿之光被汗水浸湿得粘连的头发,都有种同病相怜的感受。


这天他难得地赶在太阳落山前回到了教堂,顶着他湿透了的长发,拖着沾了一身血腥和暑气的身子摇摇晃晃地挪进了教堂,他的盔甲被太阳晒得滚烫,隔着布料他也能感受到那灼热的温度。进门的那一刻他身子一软,直接瘫倒在了地上,盔甲和大理石地面碰撞,发出沉重的嘭咚声,但地面传来些微的凉意让他的意识有些模糊,想干脆就这样躺着也不错。


“瞧瞧我找到了什么。”身旁传来了温和的男声让他的神经有一瞬间的紧绷,但那熟悉的声线和带着些许揶揄的语调又立刻让他放松了下来,他松开了手里的银枪,大张开四肢,好全面享受地面的凉意。他闭着眼睛,嘟囔着问道:“你找到了什么?”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朝着他走来,最后在他的头顶处停了下来。他睁开眼,正对上一双蓝的透彻的眸子,那眸子的主人笑着,金发散落在他脸颊四周。他蹲下身,朝着特赦伸出手来,轻轻地戳了戳特使的额头,一丝清凉转瞬即逝。


“一只晒干的教廷特使,你说我这时候要是礼仪队来,你会获得多长时间的说教?”


那人的手指又抚了上来,这次是顺着他的脸的轮廓描画,一点一点勾勒出他五官的形状,而那一丝丝清凉,也就顺着与他手指相触的皮肤传来,极大的缓解了他的热,还带出了他一丝难得的疲惫。


“舒服吧?”那人盯着他带着疑惑和探寻的眼,笑嘻嘻地说道:“跟福音学的一点小把戏,平常我都是给自己用的,这次就破例,当作给你的奖励了。”


“你可别想用这来抵消我的加班工资,圣殿大人。”他挑起一边眉毛,说道。


“哎呀呀,我可真是好心的。”那人也不恼火,仍就是一副笑咪咪的样子,语气里依旧是他标志性的揶揄:“真是不可爱的孩子呢,这样上帝可不会要你的哦。”


他盯着圣殿之光,夕阳给他的金发镀上了一层玫瑰色,不同于往日的耀眼,倒多了几分柔软,他不自觉地向上伸手,捧住了那人的脸,手指轻轻摩挲。


“其实我根本不关心上帝,”他开口,说出的话将他自己也吓了一跳:“我……”


那话语是炙热的,从他的喉咙一直烧到了他的舌根,带着呼之欲出地雀跃在他的舌尖起舞,几乎迫不及待地要蹦出去,却被一根手指止在了嘴边。


圣殿之光伸出手指,轻轻压在他的嘴上,那一丝丝清凉从他的唇上传来,如同一盆冰水,将他一肚子话浇灭在了心里。他仍然是笑着的,眼睛微眯,眼神清澈透亮。他的眼仍旧是蔚蓝的,像是湖水。特使在那蔚蓝的眼里看到了自己,像是淹死在湖水里的鱼,带着茫然和不知所措。


“你累了,”他说:“睡吧,不要再说了。”




于是他便不说了。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