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白鹊] 睹信思人

不不不我最爱你

小竹翩翩然:


和我家本末一起完成的文!是书信格式,设定是李白去守长城那会儿。我写老白,她写鹊鹊。别说了,我爱你  @极夜无昼  @极夜无昼  @极夜无昼






李兄台起:


我前日于屋中后院拾到足下信鸽,翼间、爪脚多处有损,飞行不能,情况危急。我略知杏林之道,冒昧施救,所幸此鸟现在已无大碍,特此奉还。


只是施救之时,发觉此鸟羽翼不甚丰满,若非先天不足,足下可尝试喂养之时,在食物中参杂些许脂麻。


敬请台安,诸维垂鉴。


秦氏敬上








秦兄台起:


多谢秦兄!在下不胜感激。守长城是一件好差事,却也是无趣至极。这信鸽虽是畜生,但也是会通人性的,我说的话它大致都能听明白。


闲暇的时候,我会把它放于手里细抚它的羽毛。如若这次不是秦兄医治好这畜生,那我还真就少了一位说话的伴!这个人情我会记住的,待来日有机会再相还。


说起来,自我来镇守长城已过一月未见秦兄,临走前也只是匆匆一别,时间紧急,也未能有机会说上一两句话,甚是可惜。也不知你在秦地过得可还安好?


敬祝安好,万事顺心顺意。


李太白敬上








李兄台起:


长安一别,多有挂念。先得知足下一切安好,甚是欢喜。唯一不足是先前埋下的稠酒现已酿好,不能邀足下品尝,实在遗憾。


驻守长城自是好差事,我倒是希望这种无所事事的和平能一直持续下去。若李兄不是过于忙碌,可否请李兄应我一个不情之请?说来惭愧,我生于秦地,长于秦地,还未见过塞外之景,只是在茶余饭后的闲谈中有所了解,十分向往。可否请李兄替我好好在这塞外游览一番?也算是了我一桩心事。我在这就先谢过李兄了。


我在秦地生活得很好,李兄不必过于挂记。始皇帝虽不是一个好皇帝,但好歹心地不算坏。我现在在朝歌开了一家小医馆,多年没做这治病救人的勾当,竟还有些紧张,希望李兄可别嘲笑我啊。


啊对了,我又把那酒埋回去了,没有人陪着喝酒,总觉得很奇怪。


仅祝安好。


秦越人敬上








秦兄台起:


扁鹊兄,信早已收到,心中的内容我早已烂记于心。只是我隔了那么久才回信,实则无奈之举。掐指一算,我已经足足有五日未动过笔砚!再抬笔时有些拘谨,一下子脑子白了竟不知写什么好,你可莫要笑我。


这些日子里魔法剑士愈来愈多要攻长城,我不会临阵脱逃,它们来一我杀一,来百我斩百。为了百姓的安全,长城守卫军都浴血奋战。不过现在我们又获得了片刻的安宁。


昨日是胜战,我们把魔法剑士打得溃不成军。指挥官很高兴,让我们彻底放纵一回,兄弟们围在一起,大酒大肉,好不痛快!我喝醉了,却又清醒着。


这塞外的酒也不知道是什么酿的,没有稠酒来的甘甜,塞外的酒很烈,一路烧到了我的肚子里,我喝得不是很尽兴。我也是现在才想明白,不是酒不对,是陪我喝酒的人不对!


信中你说你开起了医馆,作为朋友,我很替你开心。秦兄,你是我心中当之无愧的神医。我以前也曾被你医治过多次,我相信你妙手回春的能力,也很佩服你。


我也想骑马游历一番这塞外的雪景,只是军务要紧。不过,你张开手掌,这塞外的雪大抵和你的手掌一样大。也不知这信鸽能不能把塞外的雪花带到秦地给你,那里面都是我的思念。


保重,平安。


李太白敬上








李兄台起:


揖别丰标,瞻圆几度。距足下上一封信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近几日我寝食难安,幸好足下的信及时送到,我便可就这这封信,在吃下点饭菜了。


边塞战事我这边也有所耳闻,前几日由于首战告捷,始皇帝十分高兴,竟大赦天下,在皇宫门口贴上红榜,连消息传来当日的集市都延长了开放时间。说来也怪,我还以为这皇帝与你们大唐的皇帝素来交恶呢,这样看来,你们守卫军中,大抵也是有大秦的人吧。


别的我倒没怎么关注,不过有件事说出来,李兄可不要笑话。在红榜张贴的当日,我在那皇宫门口站了许久,望着那张纸,暗想:这大抵就是足下所希望看到的情景吧。收到足下的信,细细看来,足下也的确如我所想一般。只是莫要过于拼命了,伤了自己可不好。


昨日我闲暇无事,去足下宅第逛了逛。虽是人去楼空,但是院中海棠开得实在好看,拾掇一朵,外加我磨治的百宝丹一同随函奉上。


说起塞外的雪,我曾经听说,有小动物会将过冬粮食埋在雪中。李兄如是闲暇,可冒险试试挖开雪堆,兴许会有特殊发现。


我在朝歌一切安好,医馆不忙也不闲,邻里也十分亲近,李兄不必过分挂了,照顾好自己,还有鸽子,它胖了不少呢。


临书仓促,不尽欲言。谨申数字,用展寸诚。书不尽意,余言后续。祝安好。


秦越人敬上








秦兄台起:


秦兄,收到你的信我很高兴!辗转反侧,还是决定起身伴着窗外的月光起笔回信。


那鸽子着实是讨人喜欢,军队里的人都很喜欢它,时不时会给它投食。但它也太贪吃了!几乎是来者不拒。要是它再胖下去飞不起来了,谁给我送信?可是它扑通几下翅膀装下可怜,我又忍不住给它投吃的。我打算给这鸽子起个名字,可没有想来想去也没有钟意的名,不知秦兄可有什么好的提议呢?


说起小动物在雪里藏食物这事,我刚来塞外也常常会去挖雪堆,里面还真有一些果子之类的。不过我每次都是又重新把雪堆盖好,和小动物争食我自然是不会做的。


海棠花同百宝丹我已收到,多谢秦兄。恕我愚钝,以前竟不知道你还会炼制药物,当真是个妙人!说起来,海棠花本是无香,不过我捻起它只忽逢一股清甜的香味,曼妙而悠远,扫开了塞外的寒风。也不知你是变了什么法子在里面呢?有心了。


看着这花,以前同你一起交往过的种种一下子浮现于脑海中,久久不能挥去。还记得曾与你相约要在海棠树下共饮,不过竟是我失约了。深以为歉,当是自罚三杯不足为过。


长城守卫军自然是有大秦的人,不过我们同仇敌忾,并没有分得那么细致。我只觉得,大家都是手足兄弟。


对了,指挥官刚刚派人来下令:整军、明早出发攻城。看来指挥官已不再想和它们耗下去。说来,这些日子里粮草来了一批又一批,我们光吃不打仗,也是吃得不安心。现下粮草充足,已无后顾之忧。我们与其等着受制于人,还不如主动出击攻城,一把铲平它们的老巢!这样百姓能过多几日安稳日子,监军也好回皇宫复命,不用在这塞外挨受刺骨的寒冷。


长城守卫军有神兵利器,士气悍勇无匹。希望这仗能打得痛快,待我战胜后领了军功,再归城赴同你共饮的约。


你只管在朝歌,恭候我凯旋归来!


相距甚远,不能聚首,转寄文墨,时通消息。


李太白敬上








李兄台起:


久不通函,至以为念。 前上一函,谅已入鉴。 喜接来函,欣慰无量。


接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睡下了,只是这鸽子实在是活跃,竟将我的门啄出了了个坑,只怕是你们这届武夫练武时,也顺带上这畜生了吧?进房后也十分的闹腾,等我安顿好它,已是三更天了,思来想去也睡不着,干脆连夜将这书信写好。


你问我这鸽子的名字,我看叫“大黄”极好。大黄是药中“将军”,起这名字,一是因为这畜生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确实有“将军”之风,二是祝你早日登上将军之职,凯旋而归,我必在朝歌备好稠酒,为你接风洗尘。


炼药只能算是我的一点爱好,不足挂齿。但所幸炼就的药物效果还不错,这几粒百宝丹是应急之用,属于内服丹药,你随身带好,以备不时之需。


我怕那你在塞外呆久了,那鼻子也被胡香饶得识不得那中原味道,便在那信纸上浸了些许佩兰的汁液,现在看来,倒也是有些许作用。自作聪明,李兄不嫌弃就好。


我同样也记得那日与海棠树下对饮之约,那日去李兄家宅,其实也是为了将那稠酒埋到李兄院中,待到李兄回来之日,请李兄亲自开封。


这封信到的时候,又一封捷报也送到了。想必这也是你们浴血奋战的结果吧,我能想象在上阵之前足下那一腔热血无处发散的模样,只是这次不再足下身边,无法帮足下熬制清热泻火的药了,真是遗憾。但从结果来看,足下这次也算是终于得偿所愿了吧。


我又想到足下说许久未握笔,几乎不知道该如何写字了。但我相信足下在战场中,以剑为笔,以血泼墨,也定能写出一首壮阔篇章。


朝歌最近增加了税收,这仗怕是很难再拖下去了。我关了医馆,坐诊这般安稳的生活虽然令人满意,但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现在正在考虑接下来的事情。


李兄,我到长城来接你可好?


秦越人敬上








秦兄台起:


昨夜起风,我起夜,大黄陪着我站在雪里望着雪景,雪落在我的头发上,我竟一下子成了位白发老翁。


我也不知我昏迷了多久。我中箭受伤,军医忙得焦头烂额,才勉强帮我拔出那箭矢。也是多亏了你先前送给我的百宝丹,我才因而捡回一条命。


犹记得那日,我亲自率军,直逼敌军城下,先是顶着城门上敌军遥遥射下的箭矢,用巨木冲城门,战了一日一夜,竟硬生生地把城门撞开。


我们占了个大顺风,众将士满腔热血,争相冲进城内。我意气风发,一夹马腹便也冲了上去。却不想中了敌军“瓮中捉鳖”之计,这才刚进城,只听见突然一声破空巨响,夹杂着铁器铮鸣从我的头顶飞过,回头看时,只见一支铁矢向着我飞来,箭尖一点寒芒晃了我的眼。


箭矢速度极快,我急忙抬起手中的剑去挡,却不料这箭矢把剑给刺断了。断剑刺入了雪地,铁矢也贯穿我的胸口,这箭矢竟比塞外的雪更令人发寒!我被巨大的冲力带落马下,看着鲜红的血洒在自己眼前。


我倒了——


帅旗倒了 !


败!大败!


我不甘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生死关头,那时我迷迷糊糊里除了听见打打杀杀声,还恍惚中听见了你在唤我......我只觉得我跋涉了很久,看到了雪的尽头,竟是你披着轻裘站在那里,眉目如初,一双绿瞳似水似要望穿我的心。可我看见你,为什么心里只有一阵又一阵的刺痛呢?


越人,我愚钝,也不知这可是情窦初开?
 
信中你说你要来,我等你。


李太白敬上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