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与子同袍【段子】

深夜发病,瞎写,短虐



与子同袍是个美妙的词,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被烙上了誓言的烙印。
所以刘邦从没否认过,自己送韩信衣服是有私心的。解衣推食,退一步讲是顺势而为,笼络人心,而进一步讲,那意义大概只有刘邦自己知道。
包括他看到那红发将军穿着那一身和他发色相近的绛紫色衣袍时,那种愉悦,也是不能明说的。

他们相处的时光不长也不短,而在那不长不短的时光里刘邦以赏赐的、私人的名义送了韩信许多套衣服,那些衣服大多都是以紫色为底色,或鲜明或暗沉,而汉高祖那一点小心翼翼隐藏起来的小心思,也就这样一点点的随着那些衣服送到了韩信的身边。

所以在得知韩信在进未央宫时身着的是自己送给他的衣服时,刘邦是丝毫不意外的。

刘邦曾许诺过许多人许多事,金钱,地位,权利,包括给韩信的“三不杀”,但惟独没能许给任何人自己的心。他能把自己的心打碎,一点一点的给韩信送过去,却惟独没能给他一颗完整的心。

他爱他,他思慕他,他念他,因为他是他大汉独一无二的将军。
他不爱他,他猜忌他,他疑他,也因为他是大汉独一无二的将军。

他或许曾惋惜过,但是没有后悔,只是常常会对着添衣时多出来的一件犯愁。在侍从问起怎么处理这多出来的衣物时,淡淡的说一句烧了吧,给他也添点衣服。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当那和他红发将军有着完全一样容貌的白龙突然出现在他寝宫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惊讶,不是害怕,更不是哭泣请求原谅,而只是怔怔地将白龙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在注意到白龙那不同往日的服饰时愣了愣,然后笑了。

“重言啊,”他说着,从床侧拿起了他更换的衣物,无视白龙身边那浓重的死气和腥味走了过去,将手中的衣物熟练地披到了白龙身上。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綌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你还是这样最好。”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