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无昼

恋爱脑博主,随时发疯

凌晨三点,他点着了自己烟盒里最后一根香烟,两手夹着送到嘴边,踌躇了一会又放了下来,因为那个人曾经笑着把烟从他嘴边夺下按灭,说别吸,我可不想和一个烟枪接吻。

他那时是什么反应?大概是笑了吧,伸手捏了把那人的脸,将指尖残留的香烟的味道抹了那人一脸。

他动了动蜷缩了一晚已经有些麻木的腿,清脆的玻璃碰撞的声音提醒着他似乎撞倒了不少的酒瓶,但他没有丝毫感觉,腿部以下似乎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酸痛感像是细小的蚂蚁密密麻麻地顺着腿部的神经爬行,啃噬着他被酒精消耗得所剩无几的自制力。

他沉默地盯着手中的香烟,那烟头的火光是这黑暗里唯一的光源,烟灰随着这寂静在这夜色里悄然飘落,碎了一地的落寞。

时间随着香烟的燃烧流逝,终于,他重重地将烟往地上一按,拿起了被他闲置在一旁半个晚上的手机,几乎是同一时刻,那屏幕亮了起来,荧蓝的光幕上映照的是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名字。

他的手有些颤抖,近乎是哆嗦的飞快按下了接听键,可空了半晚上的大脑并不能很好的做出回应,一句抱歉或是问候噎在他喉咙里不上不下,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硬是没能憋出一句完整的话,而出他意料的是,电话那头的人也是安安静静的,一反常态的默不作声,安静地只能听见电流的回响。

为什么要紧张呢?这分明不是第一次争吵了,可每次他都怕得要死,生怕一个不注意这个人就从他身边永远消失了。他是那么的喜欢他,即使他们的性格有那么多的相冲的地方,即使他们从没说过爱,即使他们之间还有那么多的秘密,可他还是那么小心翼翼的喜欢他。

因为喜欢所以软弱,因为喜欢所以恐惧,因为喜欢所以格外的谨慎,生怕一个不小心,两个人就会越来越远。

这半个晚上他想了很多,关于喜欢,关于爱情,关于婚姻,关于未来,而更多的,还是关于他。

但想了这么多,到了这最不明不白的时候,他却反而什么都想不到了,最差也莫过于失去,至少还可以安慰自己拼过一把。

他轻笑了声,终于鼓起了勇气,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到:
“我喜欢你,刘邦。”

电话那头依旧安安静静,像是那头的人已经睡着了。

而他也只是静静的,维持着这诡异的安静,心慢慢地冷下去,他低声说了句晚安,心想这酒大概是不够的,不然为什么心还是会像是被刀捅过一般的痛呢。

就在他即将挂断电话的那一秒,电话那头传来了他再熟悉不过的轻快声线——————

“我还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你说这句话了呢,傻逼信。”

“可没办法,我就是喜欢你这傻逼样子。”

评论(3)

热度(51)